币圈十大未解之谜——烤猫去了哪儿?最近竟然有大动作

自从发完《制造杀人犯》后,大家可能觉得我有一阵没出现了。因为四处奔波,没太多时间写作,但下周会见面。这期间我也安排了一些小伙伴代班,譬如之前的日本龙猫案:真实而残忍的狭山事件。

谁还记得我以前写过一篇一具尸体,12 只泰迪熊,和消失的 C$2.5 亿比特币 ?当时就有读者建议写下烤猫。一个这么有名的人怎么会突然消失,却没有在媒体上引起多大的浪花?……


这次我终于请知更鸟同学写一下这个让人唏嘘的失踪案。


由于大部分资料来源网络,我担心会出错,特意请币圈认识烤猫的专业人士审过稿。

「币圈第一人」烤猫失踪案

烤猫是谁?

你们知道烤猫是谁吗?比特币圈外的人或许不认识烤猫,但在圈内,他可是大名鼎鼎,被称为「币圈第一人」。


2012 年,当比特币在国内还少有人知,他已在虚拟货币的领域开疆辟土。

2013 年,他带着信念与实力驾了一趟过山车,为自己和许多人带来巨大财富以及激情的呐喊惊呼。

但在 2014 年底,他却离奇消失,没有留下只字片语。他的失踪疑点重重,被圈内人称为「币圈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烤猫的失踪在币圈引发许多讨论。大家都在问,烤猫去哪儿了?很多人试图寻找他,但最终都没有结果。 

人们寻找烤猫不仅为了钱,更多的是惋惜。如果烤猫还在,他将有更多开创性作为,继续带领币圈人体验未曾想象过的可能性。 网络上关于烤猫失踪的报道和传闻非常多,但可以被证实的信息却很少。我会介绍烤猫的生平、他与比特币的这一场历险记,梳理关于他失踪的信息,也谈谈我的看法,希望提供些许思路。 

烤猫的生平

烤猫,原名蒋信予,1986 年生于湖南邵阳。 

2001 年,毕业于邵阳市第一中学的蒋信予,以全国排名第 11 的成绩(另一个说法是全湖南第 11 名)考进位于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 这一年,他 15 岁。

无论是全国还是全省第 11 名,蒋信予的名字至今仍高挂在母校的光荣榜上,被第一中学的师弟师妹们仰望着。

 2009 年,23 岁的蒋信予以论文《用形式化方法构建安全的线程机制》,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并进入中科大-耶鲁高可信软件研究中心的计算机系博士班。 

2011 年,他到耶鲁大学访学,也是这年的夏天,烤猫与比特币相遇,并开始研究它。不久,他办了休学。 后来有人说,蒋信予迷上了比特币,于是忽略了学业。也有人说,比特币为这个学业本就不顺利的苦闷少年提供了一个出口。 中断了学术追求的蒋信予,目光逐渐转向实务。 2012 年 1 月 16 日,蒋信予在比特币官方论坛 Bitcointalk 上以「friedcat」 注册了一个 ID。「烤猫」诞生了。

烤猫在论坛 Bitcointalk 上注册

2012 年上半年,回到合肥的烤猫和范大威等人,背着行囊,怀着梦想,来到深圳创业。 

范大威在烤猫的生命旅途中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我会一直提到他。 

蒋信予高低起伏的人生曲线,被贴上很多标签。 

这是一个天才少年:以优异的学习走过世界等级的学术殿堂。 这是一个极客:凭借着他的尖端技术,推动一种全新商业模式的创造。

这个极客还满怀人文理想,对自由主义心生向往。 比特币的发行和流通既不依赖政府、也无需第三方机构。只要有网络并知道如何操作,所有人都可以自由交易。

烤猫想用比特币来建构一个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新世界。 同时,这个翱翔于天际的少年还很接地气:他行事低调,很少公开露面。而每当他露面时,烤猫完全就是「不修边幅理工男」的形象: 他都是身穿一件宽松的 T 恤,一条宽松的休闲短裤,加上一双黑色拖鞋。瘦瘦的身板顶着一头没怎么打理过的头发,稍微有点驼背,眯着的小眼睛上戴着一副方形金属框近视眼镜。

烤猫的经典造型

巅峰与低谷:一场比特币的冒险

2012 年 7 月,烤猫在论坛上发了一封募集资金的帖子,称自己有能力开发 ASIC 矿机芯片、并制造矿机来挖矿,但他需要资金,而筹集的目标是 100 万人民币。


在这封名为 「ASICMINER: Entering the Future of ASIC Mining by Inventing It」(ASICMINER: 以创造来进入 ASIC 挖矿的未来)的帖子里,烤猫一一介绍 ASIC 矿机项目,并回应外界质疑。

烤猫在论坛上发起众筹

就在这个月,他的合伙人范大威在深圳注册了比特泉(Bitfountain)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接着,烤猫在 GLBSE 交易所成功进行了众筹,股票名为 ASICMiner,日后烤猫的矿机也以此为名。烤猫把公司股份分为 40 万股,对外出售了 41%,自己则持有 59%。 烤猫众筹的成功得益于圈内人的信任,这也是因为他在众筹之前就很活跃,而非为了圈钱突然出现于论坛。 

恰恰就是这份信任,使得烤猫日后的失联更加难以令人接受。 除了信任,烤猫的技术实力也是他崛起的必要因素之一。 ASICMiner 项目在全球比特币圈内引发高度关注。当时投资这个项目的国内投资者中就有后来成了矿霸的吴忌寒和网络作家「疯狂小强」(本名姓谢)。

他们对烤猫团队能力的深信不疑,代表了许多投资人的心声。 而吴忌寒等人的眼光后来证明是正确的。 2013 年初,王松和庄重(现为 BTC.com 矿池负责人)加入他们,四个人在深圳枫叶品园公寓里窝了半年。庄重写代码,王松管采购、供应链和矿厂,烤猫负责对外投资人关系,范大威管产品设计。

在这时期,烤猫研发出第一台比特币矿机,使他成为世界上第二个矿机制造者。

比特泉的市场策略也占了绝对优势,让烤猫团队在矿机制造方面超过了当时两个主要竞争对手:美国比特币硬件制造商「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以及后来在美国上市的嘉楠耘智(Canaan Creative)。 

其实,早在比特泉成立之前的 2012 年 6 月,蝴蝶实验室就发布消息,声称他们在 ASIC 矿机芯片的研发上有突破性的进展,并且将在 9 月产出第一台矿机。

嘉楠耘智的创始人南瓜张在 2013 年 1 月研发出币圈第一台商用 ASIC 矿机,烤猫团队紧追其后,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成功开发了 ASIC 芯片,矿机的核心技术。 

ASIC 矿机的出现将挖矿技术带入一个新的时代,其挖矿速度比之前的方法提升许多。 在对手前后夹攻的情况下,烤猫如何赢得头筹呢? 这里我先科普一点比特币的知识。

大家都知道,各个国家的银行记录着世界上所有货币的交易。那么,作为一种新的、流通于全球的虚拟货币,比特币的交易是如何记录的呢?


有一群人,在网络上记录着全球所有的比特币交易,而记录过程蕴含着特定的计算方法。这些人被称为矿工(miner),而记录这些交易就是挖矿。 

基于许多复杂的因素,当记录的交易达到一定数量,就是每挖了一个「区块」(单位),矿工便获得比特币作为劳动的报酬。有时,报酬也来自于交易的手续费。 如果你想得到比特币,除了购买,挖矿是唯一的方式。 

每个人都可以挖矿,而任何一台电脑都能挖矿,只是有些算力很低,挖矿速度慢,好几年都挖不到一个比特币。AISC 科技能大量提高挖矿的产能,同时减低成本(电力)。 

而蝴蝶实验室、嘉楠耘智、比特泉这三家公司,当时正在进行一场「谁先做出高产能 ASIC 矿机」的比赛。 尽管南瓜张的成果抢先问世,但他的策略是向全世界预售矿机及芯片,让币友自行挖矿。 而烤猫团队在研发出芯片后,旋即进入矿机的批量生产,进行大规模挖矿。 

所以,当南瓜张的团队在给世界各地的订购者越洋发货时,烤猫制造的矿机已经在深圳市南山区一处旧工业厂房内,数千台地排好,开始集中挖矿了。 

换句话说,当南瓜张的客户还在翘首企足、盼着矿机到来,烤猫的投资者已经坐在家里等钱滚进门了。 而比特泉的矿场果然如泉水般源源不绝的挖出比特币。

2013 年 2 月 18 日,烤猫矿机第一次挖出区块,获得 50 个比特币。 4 月,南瓜张宣布不再生产矿机,只生产芯片,而蝴蝶实验室迟迟无法产出矿机。很快地,烤猫在全球的 ASIC 矿机市场便成了一家独大。

后来,蝴蝶实验室被数千个客户投诉,在 2014 年 9 月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强制关闭。

从一开春便行情看俏的比特泉,在被称为比特币元年的 2013 年,涨翻了天。 

7 月,比特泉股价涨了 50 倍,从发行时的每股 0.1 个比特币涨到 5 个。再加上当时比特币本身的升值,据说当时大部分持股人都获得了 500 倍以上的增值回报。

惊人的涨幅为烤猫自己、也为投资者带来无法预想的财富。

据说烤猫在三个月内赚了 2 亿人民币。 烤猫的股票,在当时被认为是币圈里面最值得投资的股票。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曾多次为他背书:」…其他一切芯片生产商和管理者都没有烤猫的脑瓜,人家有详细的精算模型,这是数学的问题」,还说「烤猫的股票,你闭着眼睛买就行了!」 

一方面,烤猫在 ASIC 矿机市场没有竞争对手。据网友描述,「来烤猫这里买矿机的人都是排着队,有的甚至直接把钱扔过来,抱起矿机就跑,唯恐矿机被人抢走。」 

另一方面,算力(挖矿速度)也成了烤猫的天下。

据米小欧、谈宇清、31QU、Lucy Cheng 等多人介绍,比特泉的矿场只放了一半的矿机,产生的算力已经占了全网的 30%。 这是什么概念呢?全世界挖矿获得的比特币,烤猫占了 30%。 这里介绍下,越多人加入挖矿,难度和成本就越高,价值也越高。

每过四年,一个区块的比特币数量减半,但价值会增加来补偿贬值。2140 年,一个区块的比特币为零,而全世界总量为 2100 万。这个设计是模仿黄金有限供应的特性。

在全盛期,比特泉甚至一度因为算力过大而引发币圈的恐慌与攻击。烤猫便把部分算力分发出去,只维持在 20%,才平息了大家的恐慌。

 但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段激情的时光并没有维持很长的时间。 在这个领域,研发技术是保持领先的关键。烤猫在研发第二代芯片的过程中遇到困难,而市场竞争已经比过去加倍激烈。 除了老对手南瓜张,还有新窜起的竞争者,包括吴忌寒。

吴忌寒曾是比特泉的股东,一度想加入烤猫团队,但范大威不同意。后来他找了詹克团担任技术合伙人,两人共同创办了蚂蚁矿机,成为烤猫的强劲对手之一。 

到了 2013 年 10 月,烤猫矿机的算力从起初占据全网的 42% 跌到 4%。 人们开始不断抛售手中的烤猫股票,导致股价暴跌。 挫折接二连三而来。 

2014 年 1 月,烤猫推出的第三代芯片在设计和封装上产生问题,出现了耐热性不足,容易爆炸的状况,造成新品滞销。 尽管同年 8 月又推出了 Tube 矿机,但利润不高,难以弥补之前的亏损。烤猫的事业陷入困境。 接着,烤猫的最后一个希望也破灭了。

 2014 年 9 月,烤猫透过一个曾经做过矿机销售的中间人「虫哥」介绍,认识一个名为林 QX(化名)的福建商人。两人协议并签约,在电力资源丰富的淮安投资,建了一个面积 2000 平方米的矿场,放置了七、八千台矿机。 但最后由于各种利益矛盾,双方无法合作,只能违约。

按照之前签订的合约,烤猫要向对方赔付八千万的违约金。 2014 年 10 月,烤猫结婚。 2014 年底,烤猫突然失联了。 烤猫的家人、团队成员等,没人能与他取得联系。烤猫的家人在 2015 年 1 月 25 日报案,但几年来都没有任何消息。这天被定为烤猫的正式失踪日期。 在 bitcointalk 论坛上,烤猫最后一次登陆是北京时间 2015 年 1 月 25 日下午 4 点 03 分。

1 月 23 日早上,烤猫进行了一次为期 2 天的矿机拍卖,并在 1 月 25 日上午 8:03 分宣布结束。由于论坛使用的时间是格林威治时间,再加上 8 个小时便是北京时间。

1 月 23 日早上进行一场竞价拍卖

论坛使用的时间是 GMT,格林威治时间

一月 25 日上午 8:03 分,烤猫宣布拍卖结束

疑点与传闻

烤猫失联的消息开始在网上蔓延,但多数人最关心的还是他手里的比特币钱包。那段时间每天都有投资人上门来,质问股票什么时候能分红,令公司员工不胜其扰。

2015 年 2 月 28 日,比特泉公司停止分红。

3 月 11 日,范大威在受到多方压力的情况下,以比特泉联合创始人身份,代表公司管理层在 bitcointalk 论坛发出烤猫失联的正式公告,但表示公司会继续运营。

但是,接着上门来维权的投资者发现,比特泉办公室已人去楼空。深圳海岸大厦东座 1317 室的玻璃门内一片空荡。

根据公司员工王松回忆,当时烤猫团队已经打算放弃淮安,准备去瑞典找矿厂,护照机票都办好了,临行前却找不着烤猫。

由于烤猫很少在公众前出现,平时话也不多,令极少人或根本没人知道他失踪前的最后行踪与活动。

烤猫被正式认定为失踪后 12 天,2015 年 2 月 7 日,烤猫的社交媒体账号分享了一部纪录片《假如美国不存在》。这更让大家一头雾水。

网上众说纷纭,但谁也没有定论。

有人说,烤猫独自跑去淮安谈判,然后就消失了。但也有人说,烤猫根本没去淮安,这是一起诈骗。

虚拟货币在发展初期是完全不受法律规范的,而诈骗事件在比特币圈里比比皆是。

还有人说烤猫得了抑郁症自杀了,或需要靠药物缓解,便拿着剩下的钱隐居山林去了。

有些是根据片段的信息所做的随意猜测。

网上很多人称,烤猫买了泰国往返机票,但却没有入境的纪录,从此人间蒸发。到底有没有去泰国呢?去泰国做什么呢?这些细节都没有得到解释。

甚至有一个网友猜测,烤猫可能去了泰国,因为烤猫在社交平台上提到喜欢吃泰式海鲜菠萝炒饭。

烤猫曾与朋友分享他的福岛梦想。福岛是一个没有军队驻扎、不属于任何国家领土的岛屿,位于美国公海边缘 12 海里处。只需搭起网络,就能运送食物,是一个无政府主义的自由天堂。因此有人认为烤猫是去实现他的福岛项目了。 

还有人担心他的安危,甚至怀疑烤猫被谋杀了。

这个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2015 年 3 月 3 日,巴比特网网友「Yon_Wu」发贴指出,烤猫的 3 个比特币钱包账户在几分钟内转出了一万九千币。这在当时价值 3 千万人民币。

网友以此猜测,淮安矿场或许是一个陷阱,而烤猫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这还没完。 

两年半后,网友比特币黑子发了一封帖子,称 2017 年 7 月 29 日、8 月 4 日,烤猫的 2 个钱包账户共出现了 5 笔转账记录,总计转出了 17597 个比特币,以当时的币价约等于 3.23 亿人民币。根据报道,这个数字在当时大约是国内比特币交易所一天的交易量。

这两次转账是烤猫本人所为吗?

公司股东谢坚发表声明称,账号只有烤猫一个人知道。那么,这两次转出的账户活动表示,操作的人要不是烤猫自己,要不就是控制烤猫活动、并强迫他交出账号和密码的人。

最后一则跟烤猫有关的消息出现于 2018 年 12 月 15 日。Mixin 的前 COO 薄荷在朋友圈发文,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Friedcat(烤猫)也终于归队了。” 

但最终烤猫并没有出现,有人怀疑她在炒作。

这四次烤猫失踪后「现身」的迹象,让整个失踪事件更加疑云重重。

关于烤猫的社交账号发出的纪录片《假如美国不存在》,我想说明一下。

这部纪录片的制作观点与烤猫的信念是背道而驰的。

网友「Junecat」评论这部影片是「美国爱国主旋律电影」,对种族灭绝、抢掠土地、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等历史行为一件一件地进行洗白。

烤猫是个坚定的无政府主义者。尽管他曾经在耶鲁访学,但他和很多在美国的本国人和外国人都很不赞同美国政府的诸多行为。 

这部影片是烤猫分享的吗?为什么他会分享、传播一个他不认同的观点?有几个可能性。 

第一,烤猫自愿分享了这部影片。他改变了想法,不再相信自由主义的梦想,以及透过比特币来改造世界的初衷。这就解释了他的失踪,和为什么分享这部纪录片。 

第二,转发者不是烤猫,但 TA 希望大家认为烤猫活得好好的。转发者不理解烤猫本人的观点。

如果是第二种状况,烤猫可能没事,也有可能已经遇害。

烤猫到底哪里去了?

诈骗说

国内外的币圈都有人认为烤猫骗了投资者,卷币跑路。

论坛网友发帖称道:「烤猫又失踪了,内情复杂」

「诈骗数千万,现在人都找不到,没立案,没通缉,没人追究。」

「这估计是矿圈有史以来最大的窃盗案,用挖矿设备被劫这个连听都没听过的理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烤猫在这个论坛建立了一个令人信任的简历,所以没有人想象、预料到他会以这种方式来诈骗」。

“目前这些人还逍遥法外,希望受害人能组织起来,一起报案!”

尽管诈骗跑路说者众,但这些很多是基于烤猫和比特泉一直以来的神秘感,以及对实际情况的不了解。

很多人认识烤猫的人,甚至只是一面之缘、并非深交者,都不认为烤猫会这么做,甚至再三强调「他一定不会跑路」。

诈骗的动机很单纯的就是为了钱。烤猫有这个动机吗?

一个比特泉前员工曾对媒体表示,对于币值的大起大落,烤猫「一点也不激动」。

不激动,因为他当初为比特币着迷的理由并不是钱。当烤猫研究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写的白皮书时,他着迷的是那个世界。

加入币圈也是为了做这件事本身的乐趣,同时,这与他学习的计算机专业相结合。能结合、应用自己的兴趣与专长来实践自己的梦想,这是多么地令人兴奋啊。

前面提到,所有报道提到烤猫时都免不了对他「不修边幅的理工宅男」形象形容一番,还有网友戏称,烤猫那一身打扮在一群理工男之间仍然令人「亮瞎了眼」。 

他甚至连出席公司产品推广活动都是这副装扮。烤猫的物质欲望似乎相当薄弱。大家可以参考袜皮那篇同是比特币疑似诈骗案,对照一下里面主人公的各种挥霍消费。

而且,烤猫失踪后,他的家人也似乎并未受惠。他自己不怎么花钱,也没拿给家人,要卷走那么多钱做什么呢?更何况还必须付出个人信誉的巨大代价和前途,一辈子躲藏。

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很低。

谋杀说

在许多不确定的信息里,可以确定的是,失踪的当下,烤猫正在努力地解决公司当时已经陷入其中的危机。 

有传闻说,烤猫是在淮安试着解决问题时失踪的。

那么,当初烤猫与林姓商人的合作是怎么开始的呢? 

自称是双汇集团股东的林某,初次会面,就把自己的飞行驾照拍在桌子上,说可以帮烤猫在淮安建立一个新矿厂:「以冷库的名义来做,可以享受江苏省政府补贴。」

甩出飞行驾照,林某应该是想表达,他有财力,也有关系。报道描述林某「目前身家百亿,且成功漂白」。但无论如何,把自己的飞行驾照拍在桌子上不是一个常见的生意合作的开始。

尽管当时范大威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但烤猫已经做了决定。

签署协议后,矿场由于第三代芯片质量及封装问题而无法按照计划进行运作。王松说,「合作方把我们的账号改成他自己的」,劫持了算力。 

这件事非常棘手。公司里先后派了几批人前往协调,但是都未能解决。

王松叙述道,公司发了律师函也报了警,但对方都置之不理。当公司的人在当地试图解决问题时,对方「从当地找了几十个社会闲汉,把我们围在中间」,为首的说:「你敢碰我一下,就是动手打我了……」。 

不得已,烤猫只好亲自前往淮安协调。

矿场被抢和烤猫的失踪有没有关系?

在淮安,外地的商人以地域区分,密集地形成了十几个商会。而据说烤猫失踪的那年,淮安警方查办了一个当地的黑社会团伙。

当媒体事后去淮安矿厂寻找蛛丝马迹,淮安方面已否认他们与比特币的关联。

2015 年 3 月 3 日,烤猫的地址被发现转出了一万九千的比特币,网友猜测,淮安矿厂会不会一开始就是个局,烤猫就是目标。

但隔天 3 月 4 日凌晨,赵东(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制造了蜻蜓矿机)在比特币科技微信群中发消息称,他「联系上了淮安方面」,而淮安方面「说烤猫没事」。

烤猫失踪于 2014 年 12 月底,而淮安方面在 2015 年 3 月声称烤猫没事?时间上貌似无法对应。

根据股东谢坚的声明,劫持算力发生在 2014 年 12 月 25 日。算力被劫持对公司的影响非常大,烤猫有可能亲自前往淮安矿场解决。如果他确实去了,这与他的失踪时间是吻合的。

而且,为什么淮安方面要隐藏他们与烤猫曾经的合作呢?

林某在淮安持有一家由家族企业掌管的食品公司。烤猫的一期矿场位于这家食品公司的一层厂房内,周围密布着服装、机械、包装厂等等。根据报道,烤猫消失后,曾有同事去该公司询问,最终被拦住,未能进去。

事发将近 3 年后,当媒体去淮安当地实地调查时,仍然处处碰壁,什么线索也找不着。

当《财经天下》的记者刘婧在聊天中向食品厂的保安问起比特币,68 岁的保安大爷立刻收起高谈阔论,沉默片刻,压低声音对刘婧说:「在法庭上,你这叫诱供。」接着,他不断重复着:「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

保安大爷还自豪地说:「老板曾用一张 5000 块钱的超市购物卡考验我,我都不为所动啊。他怎么能不信任我?」

保安大爷想表示,他绝对值得信赖。只要是老板交代的,无论多少金钱诱惑,他都不会松口。

是什么不能松口呢? 

刘婧还在这家公司的官网上找到了一个电话,打过去后,对方含糊地表示,2014 和 2015 年做过比特币投资,但面对刘婧的追问,对方直接挂断电话,不再回应。

如果烤猫没有自杀,对于他的失踪,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这些吗?真的没有任何其他线索吗?如果有,谁最有可能知道呢?

这样的烤猫,会自杀、或逃避吗?

 其他线索:烤猫的婚姻

如果烤猫没有自杀,对于他的失踪,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这些吗?真的没有任何其他线索吗?如果有,谁最有可能知道呢?

前妻王娴很可能是最清楚烤猫失踪前活动的人,因为那时他们应该是住在一起的。 

米小欧在《寻找烤猫》一文里提到,2013 年在深圳,王娴向烤猫逼婚,烤猫在深圳买了房。2014 年 10 月,王娴与烤猫闪婚。

两人在合肥包河区妇幼保健站完成婚检并结婚。由于烤猫是湖南人,以此推断王娴的户籍可能在合肥,而他们可能是烤猫在中科大(位于合肥)上学时认识的。 

2013 年烤猫买了房。其实,烤猫有可能在 2014 年 10 月结婚之前就搬去了新房。我之前提到,2013 年初,烤猫和三个创业伙伴在深圳枫叶品园公寓一起住了半年,可能半年后,烤猫就搬去新房了。

所以,从 2013 年下半年到 2014 年年底失踪,王娴可能是最清楚烤猫行踪的人。

米小欧也指出,王娴是烤猫失踪的关键人物之一。

逼婚与闪婚,都是米小欧以及其他网友用的字眼。为什么用这些字眼呢?

他们是 2014 年 10 月在合肥结婚,但是选择这个时间点有点令人难以理解。

当时事业已经陷入困境的烤猫,怎么会有心情特地从深圳到合肥去办这件事呢?结婚这种喜事,却办在一个心情沉重、压力山大的情况下,这不是挺矛盾的吗? 

2015 年 1 月烤猫失踪,而王娴通过法院起诉,于同年 10 月被判离婚。

烤猫下落仍不明呢,为什么这么快就离婚? 

一种可能的状况是,两个人感情太深,烤猫失踪后,妻子无法承受如此巨大压力,于是决定办理离婚,希望早日走出阴霾。 

另一种可能的状况是,既然人不见了或避不见面,不如趁着年轻,各自过日子吧。

法律上,如果烤猫被宣告死亡,烤猫的父母和妻子将可继承烤猫遗产,包括他所有的比特币。 

我没有找到任何关于王娴的其他报道或传闻。事发后,王娴貌似从未出面做任何说明,无论是澄清烤猫的失踪与她可能产生的关联,或向公司投资人解释情况。 

其他线索(二):烤猫的比特币账户

我们后来找到一个神秘知情人,提供了一则关键信息。2017 年 7、8 月被发现转出 17,597 个比特币的两个地址是一个比特泉合伙人的钱包,而不是烤猫的钱包。 

这表示,烤猫的比特币还原封不动地在他的账户里。

这则信息并不否定以上的推论,反而让我们更确定以下几个点:

第一,烤猫卷币诈骗的可能性更低了,因为至少到目前为止,烤猫完全没有从中获得任何经济利益。

第二,烤猫的母亲确定没有得到烤猫的比特币,而这有助于我认为烤猫不是自杀的推测。

第三,乍看之下,这一则信息使谋杀的可能性减低,但不好说。

烤猫的上亿身家众所皆知。假设有一个人,或几个人,觊觎烤猫的比特币,而决定牺牲烤猫的生命来获得。

首先,这必然是个烤猫相当熟悉的人。TA 有机会接近烤猫、而不使其起疑心。

再者,如前面所说,这个人懂得操作比特币、至少了解比特币的价值。

最后,TA 知道,像烤猫这样富有的公众人物,一旦突然消失,必然会引起巨大的骚动与怀疑。若是在此时将烤猫的比特币转出,消息一定会传得人尽皆知,就像 2017 年那 5 笔转出的信息。这样风险太大了。 

但只要烤猫的消失呈现的是「失踪」而非「刑事案件」,警方的侦查力度便会随着时间减弱、甚至消失。而过一段时间,大家就会忘了烤猫。 

同时,从 2015 年至今,比特币的市价不断地在上涨。

有没有可能,TA 已取得烤猫的账号与密码,一直在等着公众对烤猫不再关注、警方也不再调查,届时将烤猫的比特币转出、以更高的市价变现? 

还我一个蒋信予

范大威和蒋信予相识于中科大,这两个理工男多年来相互陪伴、启发,从此再也不孤单。 

在耶鲁大学,他们吃遍了校园附近的牛排馆,因为烤猫爱吃肉。

是范大威将比特币介绍给烤猫。

他们窝在一个公寓里,度过了创业初期。

比特泉的公司注册手续,是他办理的。公司的业务,是他让烤猫负责投资人关系。 

他们的人生与世界,是一起发想、做梦、创造出来的。

2011 年耶鲁访学那年,他们还一起在国内《小型微型计算机系统》期刊发表了一篇论文

烤猫失踪后,当网络评论烤猫是不善抗压的理工男,他说,烤猫是最好的 CEO。 

2015 年 3 月,是他在烤猫注册的论坛上向世界宣布,好友失踪的消息。 

据说范大威后来游学去了,并拒绝再谈烤猫。其实,在我读过所有关于烤猫的材料里,他在一篇相当深入的报道中,谈了很多、很多。 

他改变了烤猫。2014 年 8 月,他惊觉烤猫居然一反常态地、破天荒地参加线下活动,进行产品推广。

烤猫也深深影响了他。他说:「我原本是个温和的中立派,他(烤猫)让我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无政府主义者了。」

这是一对相濡以沫、让彼此生命更深、更广的挚友。 

烤猫或许消失,但愿蒋信予无恙。愿世界还给范大威那个不切实际、爱做梦的蒋信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