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曾经风光无限的资本家在逐渐跌落神坛,名声越来越臭?

因为早期大众以为的资本家是通过先进的技术进步、过人的领导才能、超前的商业模式、公平分配的管理制度,获得了大量干净财富的人。

而事实上,更多资本家是从来不上新闻的那一批,典型的就像莆田的那帮子奸商。民营医院已经算是众所周知的。其他方面,莆系资本也作恶不少。

上月中旬,江西一名落马副部就拉出了一起以超算数字中心为掩饰,实际从事挖矿的项目。涉事项目总投资计划达100亿。大老虎肖毅落马之后,人们的目光才看到这所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和他背后的福建客商林庆星。

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和他背后的福建客商林庆星

在2017年,肖毅、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德国GM基金会,达到三方协议,建设超算产业中心。这个德国GM基金会可不是美国那个通用电气,是国际上有名的挖矿企业(Genesis Mining)。这个三方协议主要内容就是抚州市出厂房和安装电力设备,德国GM基金会出矿机设备,而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则负责运营,对,就是那个运营,懂吧。连认缴金额都不走心地认缴日期为2030年。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低成本的空手套白狼。

当设备安装好以后,林公子反手就把德国矿机的算力切到自己地址上。估计德方也没想到,这么高的领导过来谈,居然这么黑。于是德方维权上诉了三年,林公子白嫖了对方设备三年。这么一闹,时间一久,引发了关注,自然就查了起来。

坊间传闻,从林庆星家查获的比特币、以太币数十万,市值约400亿,仅向肖毅赠送就达8000枚比特币。而依照可知信息,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占有主机GPU560000台和AntMiner S9比特币ASIC矿山机60580台,那么这个数额未必不能达到。

而这幕后的福建客商林庆星,根据已有信息,轻易可知,林庆星,80后,福建莆田人。赚的这些黑心钱还拿到陌陌上去打赏主播。

2018年,4月中兴被美国商务部开出11.9亿美元罚单,举国哗然。8月,一家红芯时代的公司高调宣称,开发的浏览器红芯浏览器打破美国垄断,拥有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获得2.3亿元的C轮融资。

还没来高兴,第二天就被打脸“套壳chrome”,解包出谷歌的chrome浏览器内核。然后改口称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创新”。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正是林庆星的莆田老乡,陈本峰。1998年高考的全市理科第三,先后在中国科技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深造后从事程序开发的工作。却带着造假的履历回家造了个假的自主创新浏览器。

计算机从业者可能都知道,浏览器内核的代码量超过1000万行,开发的复杂性和难度不亚于操作系统。目前全球仅微软IE、谷歌chrome、苹果safari和火狐浏览器拥有四种内核。

而微软也因为承受不住维护成本,在edge 上改采用chrome的内核替代原来IE的Trident。

如果开发成功,绝对是中国科技的一大跨越。最后,陈本峰的造假虽然只是骗了机构投资者的资金,但实打实消费了很多人的期待。

2003年,和陈本峰不一样,陈进是真正的美国名校计算机工程毕业的海归博士,也真正在摩托罗拉半导体的总部担任过芯片设计工程师,在2002年,回国担任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上海交大汉芯研发项目的总设计师,几乎可以说是顶级的真实履历,绝对的光明前景。

在2003年,陈进团队发布了“汉芯一号”,号称世界顶级的芯片,甚至震惊了摩托罗拉公司。

直到2006年,才被清华大学BBS揭露,只是雇佣民工打磨掉摩托罗拉芯片上的LOGO,加印上汉芯的LOGO,就骗取了国家11亿的科研经费。

而当年网络信息的不发达,在事件暴露前,关于陈进的身份信息也只提到福建,而在维基上却明确指出,也是来自莆田。在福建,陈姓是莆田的大姓,家系庞大,也确实有大量成员移居或求学海外。

看完这一系列的案例,只想说莆系资本被人地域黑,并不冤枉。不仅带歪了整个民营医院行业的风气,还多次造假阻碍中国科技进步骗取资金。所以说资本家凭什么不臭。

而且,莆田无良资本家是遍布全球,普通人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民营加油站侵害消费者权益、木材商在东南亚和非洲走私木材。都存在案例。

再说一下,之前知乎老爱推的富人思维,盘点大多数莆系资本的手段,也无非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权钱交易,千金豪掷,疏通人际。

二是重营销轻成本,不惜前期花大价钱做广告办资质,而从消费者身上,大幅加价收回成本。这手段在民营医院上运用到了极致。

三制假售假,当然,不能一概而论。制假售假在莆田产业全部的产品和服务里,虽然只占一部分,但遍布全行业。断假症、制假鞋、木料以次充好都是实打实存在,却又不是全部商家如此。

四,做的暴利行业,却为人低调。可能是因为良心有亏,不敢露脸,真正起底调查会发现,常常会提到这个系那个系,或许知道某个产业某个公司后面是莆系资本,但却很难发现具体是哪一个人。老派的莆田商人,很少会在媒体和会议上出面,躲过公众视线,但可能幕后身家就是几十上百亿。

五,竭泽而渔,短视短见。从不考虑任何品牌价值,所以说不如隔壁泉州是有理由的。只注重现金流的增长,重金宣传,快速回款,不重视口碑。

明明眼光毒辣,选中的行业只要用心经营都是高利润的行业,制鞋业是纺织业中难得的回报较高的品类;珠宝木制家具都是定制工艺品,溢价极高;医疗、石化更是重利,只要良心经营,不愁富贵。却总把变现是第一要义。

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多人会去吹富人思维,这里面的哪条拎出来不是违纪违法,名声臭都是轻的了。

他们不是合格的资本家,资本家也是有责任的

资本家天生就有一个重要的责任,那就是让财富流动

可是我们的资本家们想的都是怎么没有风险的投资,怎么永远的传承,怎么带钱去美国

哪特么那么多好事,你以为你是犹太财阀?

再说了,犹太人也没他们那么保守

一个个的以高利贷为理想,以骑墙派为原则,以关系户为基础,抠得像葛朗台,装的像曾国藩,贪的像李合肥,思想落伍的像战国时代都嫌弃的遗老

这些厌恶财富流动的东西,不要说在社会主义国家了,你以为把它们放在英美就不被讨厌了?

所有人都讨厌他们

区别不过是我们想把他们挂路灯,欧美想把他们钉十字架,中东想把他们用石头砸死而已……